欢迎来到开心五月天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ow-guide.com。开心五月天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即将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六条规定了“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交通事故发生时遗腹子的抚养费该如何支付?

交通事故发生时,遗腹子抚养费追索的法律问题

 

案例来源:人民法院报(2017-8-18)

标题:《遗腹子能享有抚养费吗——淮南中院引“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肯定其被抚养利益》

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7-08/18/content_129107.htm?div=-1

【案情摘录】

2016年3月2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舜龙物流公司名下的运输车辆在安徽省淮南市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者聂某死亡,事故发生时聂某妻子已经怀孕,聂某的遗腹子于2016年9月15日出生。后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双方达成赔偿协议,该公司向聂某亲属赔偿包括遗腹子抚养费在内的各类损失。

支付赔款后,舜龙物流公司与太平洋财险淮南支公司因理赔问题发生争议。

保险公司认为:案涉交通事故发生时受害人的遗腹子并未出生,尚不属于法定意义上的“自然人”,而法律规定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仅指受害人死亡时正在抚养的人,遗腹子不应属于此范围。舜龙物流公司自愿赔偿了不合理的损失,应当自行承担,保险公司不予理赔。

一审法院(淮南市潘集区人民法院)认为,事故发生时,死者聂某的妻子已经怀孕,而胎儿被分娩出时为活体,其利益应受保护,认定舜龙物流公司已赔偿的被抚养人生活费用为必要费用,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淮南中院提出上诉。

淮南中院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八条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死亡赔偿金不是遗产,但有遗产的类似属性,死亡赔偿金的分配理应类推适用继承法中关于遗产的分配规则。并且,《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六条规定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民法总则虽然在本案审结之时尚未正式实施,但立法理念理应得到贯彻。因此,从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出发,在死亡赔偿金的认定和分配过程中,应当保护遗腹子的利益。保险公司上诉主张,不予支持。二审驳回保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周律评述】

案涉交通事故发生在2016年3月2日,事故发生时受害人妻子已经怀孕,遗腹子于2016年9月15日出生,为活体。结合我国地方法院一二审民事诉讼审理程序和时间来看,遗腹子的出生应当在法院裁判时间之内。对于一二审法院从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角度裁判对遗腹子的抚养费承担赔偿责任,予以认同。

我国即将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实施时间2017年10月1日)第十六条规定了“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该条规定了“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虽仅列举了“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情形,但确定了“等胎儿利益保护的”制度。从立法目的来推断,本法条的目的并不在于对“胎儿”的利益保护(因第三人侵害所致的胎儿损伤或者出生时为死体的,可以看作是对母体孕育人的“器官”机能的损害而主张相关权利),真正的目的是保护“胎儿”出生后的利益。基于此,“胎儿”出生后的抚养费负担问题也就成为必然。只要该“胎儿”出生时为活体,就应当享有对未来的抚养费的追索权,当然未存活时,可以依据该条规定确定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因此,在今后若涉及到与“胎儿”有关的纠纷时,我们在诉讼时就应当要注意,要及时以“胎儿”法定代理人身份(参照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制度)提出相应的主张。法庭也应当在作出裁判或者审理终结前,依据该“胎儿”是否出生以及出生是否为活体作出相应的裁判,对“胎儿”出生和是否存活的事实进行确认。若法庭在作出裁判后,该“胎儿”才出生并为活体的,则该“胎儿”(新生婴儿)的法定代理人需另行提出诉讼主张,由法庭查明出生、存活事实后,作出判决。为此,我们的保险公司应当要及时调整此类案件相应的抗辩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