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开心五月天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ow-guide.com。开心五月天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王牌特工”系列的企图心很明显,它要成为新一代的“007”,让平民特工艾格西成为年轻人心中的詹姆斯·邦德。正统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平民英雄的时代来了吗?

“王牌特工”与平民英雄

“王牌特工”系列的企图心很明显,它要成为新一代的“007”,让平民特工艾格西成为年轻人心中的詹姆斯·邦德。正统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平民英雄的时代来了吗?


当威士忌遇上波旁酒

“有次,一个英国节目请来了一位美国喜剧演员,大家问他,英国和美国的幽默有什么差别?美国演员拿出一把剪刀,把主持人的领带剪掉了一小截,他说,这是英国幽默。紧接着,他又把主持人的领带整个剪短,说这是美式幽默。采访中,科林·菲尔斯给我讲了这个故事,用来解释英美两国文化的区别。这个比喻很贴切,《王牌特工2:黄金圈》里处处都是这种英美文化的差异与碰撞。

3年前,《王牌特工:特工学院》上映,平民特工艾格西让逐渐套路化的特工片有了新方向。“拍第一部时,我就在构思续集了。”导演马修·沃恩说,在创作《王牌特工2:黄金圈》的过程中,他参考了很多续集故事超越首集的电影,比如《教父2》《星球大战2:帝国反击战》,并从中得到了灵感和经验。“我不喜欢写另一个詹姆斯·邦德的故事,《王牌特工》需要扩展它的外延,所以,我们把艾格西和哈利带到了美国。”

在第一部《王牌特工》里,马修·沃恩用圆桌骑士的传说、萨维尔街的裁缝店、款式考究的西服、威士忌酒和优雅又火力十足的武器为电影定调——这是一部处处透着英国文化的特工片,英伦风将是“王牌特工”系列最重要的卖点。

到了《王牌特工2》,电影的英伦基调依然明显,在第一部时还一身运动装的小痞子艾格西,如今也被哈利训练成了西装笔挺的绅士特工。不同的是,马修·沃恩为《王牌特工2》引入了一个新组织“联邦特工”,这群新角色的加入不仅带来了新剧情,也为电影带来了英美文化的碰撞。

《王牌特工2 :黄金圈》剧照

想要构建新世界,必须摧毁旧世界。电影开场没多久,王牌特工总部就被秘密组织炸毁,艾格西和梅林是组织内的幸存者。他们从一个威士忌酒瓶上得到信息,起身前往美国,寻求支援。那是一个与古老的萨维尔街完全不同的世界。开阔的平原上,一座生意兴隆的波旁酒厂,率先出场的联邦特工“龙舌兰”一身牛仔打扮,性情奔放,他瞧不上艾格西和梅林的假正经,还用可乐嘲讽威士忌酒。和王牌特工优雅、严谨的做派相比,联邦特工集结的是一群不拘小节的美国西部牛仔。两个风格迥异的组织将展开一场对抗秘密组织的合作,对电影中的人物来说,这是个蹩脚的挑战,但对于导演和编剧来说,这正是戏剧张力所在。

用英美文化差异制造笑料的过程,也是消解刻板印象的过程。饰演联邦特工头目“香槟”的美国演员杰夫·布里吉斯说:“我的祖父是个英国人,来自利物浦。他不是个轻浮傲慢的人,是劳动阶级,也是个开心果。《王牌特工2》里有对英国人的刻板印象,也有对美国人的刻板印象,我们把两者放在一起,去发现这些刻板成见,然后戳破彼此的泡泡,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成长于伦敦的导演马修·沃恩是个典型的英国人,他喜欢英式西服、威士忌和英伦音乐,也曾和最擅长塑造英国小痞子的导演盖·里奇合作,担任他的《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等电影的制片人。尽管在英国文化中长大,马修·沃恩却深受美国上世纪50年代文化的影响。在他的想象中,那个年代的美国是自由奔放的,“垮掉的一代”所代表的年轻人文化以浪迹天涯为乐,热爱奇装异服,蔑视一切社会规则和正统价值。那不一定是最好的时代,但却是马修·沃恩眼中最具想象力的时代。

《王牌特工2 :黄金圈》剧照

或许是出于私心,马修·沃恩用作为导演和编剧的特权在《王牌特工2》里复制了他热爱的那个时代。除了当下的美国和英国,他还在遥远的柬埔寨打造了另一个空间——致幻乐园,那是电影中的朱丽安·摩尔饰演的大反派波比的老巢。毒品生意让波比富可敌国,同时也让她远离故乡,只得在位于柬埔寨丛林中的秘密基地生活。波比记忆中的美国或许还是上世纪50年代时的美国,于是,她在那片丛林废墟中投入大量资金和时间,按她记忆中的样子打造了一个华丽又虚幻的世界。

整个“致幻乐园”的场景都是搭建而成的。“马修想要介于拉斯维加斯与迪士尼乐园之间的感觉,而且是建造在一块老旧的废墟上。波比会想要什么?于是我们建了一个保龄球馆,一间沙龙,一间热狗店。全都是些奇怪有趣的东西。她想要在她的监狱中,建造一小片美国,所以我们带入了玛莎史都华的感觉。”美术设计戴伦·吉佛说。

马修·沃恩把生活在乐园中的波比称为“崩坏的美国甜心”,他把这个概念抛给朱丽安·摩尔,任她自由发挥。在朱丽安·摩尔的演绎下,波比身上兼具美丽有趣和心狠手辣,是个极富漫画感的人物。“她是个有趣的角色,但显然是个极端反社会的人。要能同时展现出这两种特质,她不是那种单纯的坏蛋,她有自己的魅力,这是最让人感到有兴趣的地方。”朱丽安·摩尔分析自己的人物。

朱丽安·摩尔饰演大反派

英国、美国、柬埔寨,三个空间,三种人物气质,《王牌特工2》更开放了,但这是一把双刃剑,风格多样化的同时,原本的英伦风也在消减。马修·沃恩当然权衡过利弊,显然,为了更大的市场,他收敛了英国绅士的骄傲。


两代特工

在《王牌特工1》里,科林·菲尔斯饰演的哈利·哈特是老派的詹姆斯·邦德式的特工,在为组织寻找新成员时,他独具慧眼地选中了街头混混艾格西。和特工片惯常的男主角哈利相比,艾格西出身草根,个性叛逆,没有半点绅士派头。

艾格西与哈利是徒弟与师父的关系,也是新老两代特工的对比。《王牌特工1》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在这个反英雄的时代,马修·沃恩让艾格西取代了哈利,传承了加拉哈德的特工代号。这感觉就像平民从贵族手中得到了权利,符合当下观众对于平民英雄的期待。

哈利艾格西

对于《王牌特工1》的粉丝来说,《王牌特工2》最大的看点是,在上一部中中枪身亡的哈利如何在第二部中复活。复活后的哈利一度失去了往日的风采。科林·菲尔斯说,对于自己的角色,他在拍摄第一部电影时也知之甚少,直到拿到第二部电影的剧本,他才对哈利有了更深的了解。上部电影中铺垫的很多细节都在第二部中找到了答案,比如,哈利的浴室中有很多蝴蝶标本,那是因为,少年哈利曾希望成为一名昆虫学家。

和私生活神秘的老一辈特工不同,艾格西的生活更实在,他与在第一部结尾偶遇的瑞典公主提尔蒂感情稳定,两人的生活像所有普通年轻人一样,有快乐,也有考验。这也是“王牌特工”系列在处理男主角感情戏时与“007”系列最大的区别。

随着哈利的“死而复生”,艾格西的生活、工作步入正轨,新旧两代特工的关系也在发生变化。第一部中,哈利是强势的,是引路人,也是艾格西的保护者。但在第二部中,两人的角色大有对调的意思。经过几年的历练,艾格西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的特工,而回归的哈利一度失忆,变得柔弱而自我封闭。这时,艾格西成了哈利的拯救者。他帮哈利找回记忆,重拾特工精英的自信。

电影中哈利与艾格西的关系也是现实生活中科林·菲尔斯与塔伦·埃格顿的关系。菲尔斯是实力与名气兼备的大明星,埃格顿是初出茅庐的年轻演员,《王牌特工1》甚至是他的处女作。导演马修·沃恩对台前幕后的这种对应关系很感兴趣,在他看来,这样的关系,无论对于初次尝试动作戏的菲尔斯,还是刚刚接触电影的埃格顿来说,都有积极的影响。

塔伦·埃格顿

在《王牌特工2》饰演联邦女特工“干姜水”的哈利·贝瑞也曾是《007之择日而亡》中的“邦女郎”,对于两代特工片,以及哈利与艾格西之间的关系,她有着更客观的解读:“我两部都有演出,科林的角色哈利感觉非常像是詹姆斯·邦德的角色。电影的基调像是在向邦德电影开个玩笑,但也有紧张的部分。”

就像哈利·贝瑞感受到的,“王牌特工”系列试图用解构的方式向詹姆斯·邦德时代的特工片告别,而艾格西的时代,属于平民英雄。


“艾格西是新一代的选择”

——专访导演马修·沃恩

导演马修·沃恩

三联生活周刊:三年前的《王牌特工:特工学院》里的英国文化符号给这部电影定了基调,在第二部里,这些符号依然存在,但同时也多了很多美国文化的部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调整?

马修·沃恩:我是英国人,我喜欢考究的西装、威士忌、英伦音乐,这些当然是“王牌特工”系列的招牌,但与此同时,我希望让第二部电影有更多的冲突,所以,美国文化加入进来了,二者之间产生碰撞,除了剧情上的推进,我还能从文化冲突中创作出很多幽默桥段。

三联生活周刊:在你看来,英式幽默和美式幽默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马修·沃恩:幽默是很主观的东西,有些桥段我会笑,可能你不会,不管是英式幽默还是美式幽默,可能中国观众都不会笑。但在我看来,英式幽默是含蓄的,有点挖苦、讽刺,还有点谦逊,是更微妙的一种表达方式。美式幽默就外化很多,甚至是滑稽的,对于像我这样的英国人来说,美式幽默太难了,或许,在英国的语境里我算是个幽默的人,但在美国,我一定不是。

三联生活周刊:《王牌特工》是新一代的特工电影,和经典的“007”系列相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马修·沃恩:我的父母喜欢看詹姆斯·邦德,祖父也喜欢看詹姆斯·邦德,他是传统的绅士间谍,是老派的英国人。我的孩子和他的朋友们会不会喜欢詹姆斯·邦德呢?我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喜欢艾格西。艾格西是出身于街头的间谍,他是绅士,但身上也有街头痞子的特性。他没有詹姆斯·邦德的好出身和好学历,所以,他是个普通人。这更符合年轻一代对于“英雄”的想象。穿上西装他是绅士间谍,穿上运动装,他就是个街头男孩,他是个更真实更生动的人。

三联生活周刊:尤其是在第一部里,艾格西总会让我想到盖·里奇电影里那些英国小痞子,你和他是好朋友,还有过密切合作,艾格西的灵感会不会和盖·里奇有关系?

马修·沃恩:由始至终我都把盖·里奇视作自己的电影学校,我从他那里学会了关于电影制作的一切。当我和盖·里奇筹备《两杆大烟枪》时,我只有26岁。因为我们要拍关于伦敦东区的黑帮电影,我才开始了解那个世界,也尝试去吉卜赛营地里闲逛。从我的个人成长经历来看,我来自哈利的世界,是盖·里奇帮我打开了通向艾格西世界的大门。

三联生活周刊:哈利和艾格西是两代特工,你创作了两代特工的合作和传承,是有企图心要把《王牌特工》做成新一代人的“007”系列吗?

马修·沃恩:哈利是詹姆斯·邦德式的特工,理论上来讲,每一位演过“邦先生”的演员,都可以成为哈利的扮演者。而艾格西是新一代的选择,这里有传承,但也有两代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我当然希望《王牌特工》可以一直拍下去。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成功的商业片,《007》里除了詹姆斯·邦德,还有个重要的卖点,那就是“邦女郎”,但《王牌特工》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似乎完全不同于《007》,在第二部里,你甚至给艾格西设置了一段稳定的恋爱关系,在这个环节上,是怎么考虑的?

马修·沃恩:“007”系列里女人其实是附属品,但我的观念可能不太一样。在第一部里,我让最终胜出成为特工的人是个女人,在第二部里,挑战全世界的大魔头也是一个女人。你知道,我有一个强大的母亲,还娶了一个强大的老婆,在我看来,女性就是比男性强大的。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如何面对癌症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