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三)

摘要: 用中药拿住洋人的七寸

11-03 12:14 首页 老沈一说

老沈一说




鸦片战争(三) | 节选

文件大小 0.6MB

本期完整节目请前往会员区播放)




本期引:大黄制夷 

 

大黄,是一种中药材。从本草里看其主治病症种类之多,真令人叹为观止。

 

其中主要针对消化、痞块、燥结等状最多,但往往需要其他配药,唯独有一项“热病兼说胡话”则仅需大黄一味便可医治。此功能想想颇为可乐,不知是治了热病,胡话自消,还是热病只有伴随胡言乱语之症方可服黄?不知道,不过从此我是记住了大黄和“胡话”

 

清朝,大黄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甚至直到林则徐主政时,都是政治上的胡话。

 

我把查到的史料大概理了个顺序,逻辑是这样的:

 

17世纪开始,大黄在俄国被莫名其妙定为中央专卖,严禁私人采购,违者处死。

 

雍正朝时,恰克图贸易开市,贸易中,俄国拿皮毛换大黄,数量需求之甚,让朝廷颇为不解。

 

乾隆朝时,肃州贸易开市,清廷不愿白银外流,提出以货易货。准噶尔部居然举双手双脚赞成,但恳请以大黄作为硬通支付。朝廷愈发好奇。

 

一路猫腰跟踪,居然发现,准噶尔获得的这些大黄也是卖给俄国人的。罗刹人究竟想干吗?

 

再猫腰,再探报,终于知道,俄国人除了自用之外,其余悉数翻上十倍高价销往西欧。

 

关键是,还供不应求。

 

此时,朝廷脑子里浮现两个问题:

 

  • 他们有多渴求大黄?

  • 他们为何渴求大黄?


先试第一个,找出一些边境摩擦借口关闭全部或者部分交易(目的就是为了测试大黄有多重要),皇帝甚至专门下旨严禁中俄边境走私大黄。果然,很快俄国便妥协屈服,答应中方要求,并请求重开边贸。耶!

 

再看第二个,大黄在中国的普通应用其实并不很多,可为何洋鬼子需求那么大呢?念念不忘,必有情况。额,中国人多吃素,洋鬼子多吃肉。大黄主泻。莫非?哦,明白了,他们必是需要大黄通便,否则便会燥结致病。

 

好了,终于圆通。有了这两条,咱控制住大黄,便可以制住洋鬼子了。

 

从此定下个盖世策略:大黄制夷!哈哈。




首页 - 老沈一说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