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脆弱》:杀不死你的,将使你更强大

摘要: 稳定使人脆弱,而风险使人越挫越强?

11-09 03:29 首页 千锤百炼

▲ 点击关注,1.4+知识青年都在看

——风会熄灭蜡烛,却能让火越烧越旺。


影《大空头》讲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电影主人公之一巴里从2006年开始做空美国房地产,他认定美国经济不久之后会出现危机,而这种危机能给他带来巨大的收益。


刚开始,巴里一直亏损,因为市场在上涨,他在买跌,他甚至违规封存基金,禁止客户赎回,来保证投资不被中断。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后,巴里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盈利接近5倍,个人获得了1亿美金收益。


巴里能获得超额利润的原因是什么呢?有人说是因为他成功预测了美国的次贷危机,这样解释看起来也对,但这并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金融系统在经济波动和风险下的脆弱性,巴里只是这种波动和风险的获益者。


一般来说,我们都想尽量避免风险和不确定性,寻求稳定,就像前几年的公务员热,也是期望公务员能给我们带来稳定。


但风险管理大师塔勒布告诉我们,盲目追求所谓的稳定,容易抹杀自身抵抗风险和波动的能力,结果就是在风险来临时,脆弱无比。就像人一样,如果一个人强制自己每天都精神饱满,不允许任何松懈,那终有一天他会支撑不下去。


要想避免这种情况,就要想办法避免脆弱,脆弱的反义词不是强韧,而是反脆弱,也就是经历风险和波动后更强韧,比如紧张工作一段时间后,充分的休息恢复,这样再次投入工作才会有更好的状态。


我们在各个领域都能看到从波动和风险获益的情况,比如风会熄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高强度间歇训练法HIIT锻炼法,比普通健身方法更有效;负面新闻会让娱乐明星的知名度更高,被禁的书籍往往更容易流传,等等。


既然波动和风险很可能对我们有益,那我们如何才能获得这种益处呢?塔勒布用《反脆弱》这本书给出了答案,这也是我们今天要解读的内容。


为了更好地理解脆弱和反脆弱,我先给大家介绍一种三元结构模型,然后从医源性损伤、不对称性、副现象三个方面对脆弱和反脆弱进行解读,再给大家介绍两种获得反脆弱性的方法,也就是否定法杠铃策略


先说三元结构模型。


三元结构模型


塔勒布根据应对风险能力的不同,把事物分为三类:脆弱类、强韧类、反脆弱类,这就是我们要说的三元结构模型。我们先来看看在古希腊神话中的几个典型代表:


西西里岛的统治者狄奥尼索斯二世为了打击宠臣达摩克利斯的贪欲,让他参加奢华的庆功宴,但在他头上悬了一把剑,剑用一根马尾巴毛系在房梁上,吓得达摩克利斯离席而逃。达摩克利斯是脆弱的,他头上的剑随时可能落下,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传说中的凤凰,每五百年自焚一次,然后从死灰中复活,凤凰也被称为不死鸟,是不朽和再生的象征。凤凰是强韧的,每次死亡后都能重生,恢复原状。


传说中的另一种生物,九头蛇怪,长着数不清的头,每次被砍掉一个头,就会重新长出两个头来。九头蛇怪是反脆弱的,外部攻击会让它更强大。正如尼采所说的“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在现实世界里,动物园的狮子生活安稳,从不用担心挨饿,但一旦动物园出现变故,就面临生存问题;森林里的狮子,虽然捕食成功率只有20%,经常饿肚子,但从来不用担心生存问题,反而比动物园的狮子更强壮。反观人类,90年代之前,大型国企的工作人人羡慕,而一旦企业改制,很多人不得不面临下岗的命运,而那些个体经营者却不受任何影响。


我们可以看到,对反脆弱性的事物来说,一定程度上的波动或者不确定性,会加强其本身原来的属性,也就是说,比原来更强大了。


而如果我们对波动和风险过度反应,或者刻意控制这种不确定性,会造成什么结果呢?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说的医源性损伤。


医源性损伤


通过三元结构模型,我们知道了,具有反脆弱性的人或事务是能从波动和风险中获益的,现在我们来看看,严格控制波动和风险,情况会如何。


20世纪30年代,纽约市389名接受医生检查的儿童中,325名最终被建议切除扁桃体。实际上,扁桃体炎的发病率范围只有2%~4%,而在接受检查的儿童中,被建议手术的比例超过了83.5%,也就是说,绝大部分儿童无辜遭受了手术的伤害。


这就是医学上过度干预,对人造成的医源性损伤,事实上,歌手迈克尔·杰克逊的私人医生被起诉的理由就相当于过度干预,也就是扼杀了病人的反脆弱性,导致病人无法发挥自身的抗病毒能力。


医学上的过度干预会造成医源性损伤,其他领域也同样存在类似情况。科威特战争爆发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认定战争开始后,石油价格将大幅上涨,结果是大家都在囤积石油,而战争开始后,由于石油库存太多,石油价格跌去了将近一半。


我们中国的发展历程也经历了类似的医源性损伤,改革开放之前,完全政府主导的计划经济,限制了一切波动和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国内经济发展缓慢,人们生活水平也不高,改革开放以后,经济活力才得到充分释放,国内发展才走上了快车道。


从上面的案例我们看到,对波动性过度反应,会造成医源性损伤,之所以容易出现这样的结果,就是因为我们忽略了不对称性。


不对称性


每一件突发事件都有可能导致正反两面不同的结果,而这两种结果的程度并不对称。像我们开头提到的电影《大空头》,如果次贷危机不发生,巴里的损失是固定的,而次贷危机发生,他所获得的收益将远远超过原来的损失。这是就是不对称性。


不对称性的典型特点就是波动带来的非线性效应,也就是说,波动或者风险的等量增长,带来的影响并不是等比例变化,而是一条更陡的曲线。



我们来看一个故事,一位国王对他的儿子大发雷霆,发誓要用大石头压死儿子,但是冷静下来后又后悔了,又担心食言影响自己的威信。他的大臣们就想了个办法,把一块大石头碎成很多小石子,然后这些石子砸向国王的儿子。


一堆小石子和同等重量的大石头对人的伤害之间的区别,就是典型非线性效应。如果纵轴表示伤害的大小,横轴表示石块的大小,那么伤害随石头大小变化的线条一定是曲线,而不是直线。


不对称性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也很常见,从一个10米高的地方跳下,对人的伤害,是从1米高的地方跳下所造成伤害的10倍以上,事实上,10米也是高处坠落导致死亡的临界点。车辆在时速200公里状态下撞击造成的伤害是毁灭性的,远远超过时速20公里状态下撞击伤害的10倍。


我们可以看到,波动和风险造成的影响具有不对称性,简单的情况下,我们一般也能识别这种不对称性,但是条件或情况一变复杂,我们往往会被蒙蔽,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说的副现象。


副现象


当我们看到A和B一起出现时,很可能会认为,是A引起了B,或B导致了A,这取决于哪种解释看起来更合理。


举个极端的例子,一群专家给鸟儿上课讲如何飞翔,然后鸟儿真的飞了,如果你说鸟儿是因为知道了飞行的原理才会飞,那你就是看到了副现象。


塔勒布曾经从事金融衍生品交易,他最初以为外汇交易员一定精通经济、政治、数学以及各国货币的未来走势,而实际上这些人大多靠外汇往来业务起家,他们对技术性金融工具远没有那么熟悉,他们所做的事情,就像鸟儿飞翔,并不需要掌握飞行的原理。


上面的情况是不是有些熟悉,我们在学校学了很多的知识和方法,到了实际工作中却发现,这些东西远没有我们原来想的那么重要,实际工作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和我们在学校学到的关联并不大。


我们很容易掉进这个陷阱:副现象引发行为,事后又为行为寻找合理化的解释,因为其他的替代方案我们不容易看见。


比如减肥,很多人想通过节食来减肥,以为减少正常饮食的摄入量就能降低体重,但往往事与愿违,原因就在于只看到了吃得多会发胖这一个因素,忽略了导致肥胖的其他因素,比如生活不规律、压力大、缺乏运动等。


曾有人问爱因斯坦,是否会随时记下自己的想法,爱因斯坦的回答是:我从来没有想法,但其实他只是没有无足轻重的想法而已。塔勒布告诉我们,人的脑袋不能装太多复杂的技巧和方法,这样往往会让人忽略最基本的东西。


从前面所说的三元结构模型,我们可以看到,最好的稳定是具备反脆弱性,但是由于医源性损伤、不对称性、副现象的存在,我们并不容易看清现实,反脆弱性也就无从谈起。那如何才能获得反脆弱性呢,塔勒布在书中为我们提供了两个办法。我们先来看第一个:否定法。


否定法


“否定法”一词源自希腊语,针对无法直接用语言描述的事物,通过排除法来向目标推进。


有人问米开朗琪罗,他成为天才的奥秘是什么,尤其是他如何雕刻出了大卫,这个经典的雕像。米开朗琪罗的回答是:“这很简单。我只是剔除了所有不属于大卫的部分。”


人们往往是通过负向方法寻求成功的:围棋高手通过不输棋而取胜;人们通过避免破产而致富;就像查理·芒格所说的:保持聪明的唯一办法,就是避免愚蠢。所以市场上各类以“致富、减肥秘籍”为题的书籍,根本就是指错了方向。



通过否定法降低脆弱性,让我们能够远离显而易见的风险,下一步,我们来看看,如何从不可预测的风险中获益,获得反脆弱性。


杠铃策略


一个杠铃的两端比较重,中间比较轻,杠铃策略就是对杠铃的两端同等重视,而中间可以忽视。也就是说,把绝大部分的资源投入到最安全的领域,而把少量的资源投入到那些损失很小,但是有可能带来无限收益的事件中。


杠铃策略一面是极端风险厌恶,一面是极端风险偏好,而不选择“中等”风险,因为中等风险有很大的迷惑性,一旦发生偏差,结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比如工作方面,把主要精力放在本职工作上,而花一小部分精力培养一项自己的爱好,或者学习一个新的领域。医疗方面,如果只是普通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小痛,大可以不用理会,等待自行痊愈就好,而如果是病危急救,则任何有可能的拯救方法都应该尝试。


杠铃策略放弃了模棱两可的中间路线,它可以形成一种对我们有利的不对称性。也就是消除不利因素,保护自己免受极端伤害,同时让有利因素顺其自然地发挥作用,从波动和变化中获益。



后,我们来锤炼一下,一切事物都会从波动中获得收益或遭受损失,事物根据应对风险能力的不同,可以分为三类:脆弱类、强韧类、反脆弱类,典型代表分别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凤凰和九头蛇怪。脆弱和反脆弱具有以下特点:


1、医源性损伤:刻意消除不确定性会失去抗风险能力,加剧脆弱性,比如因为极低的病变可能性而去切除扁桃体,对人体造成额外的伤害;


2、不对称性:波动和不确定性带来的影响不是线性发展的,极小的意外可能会导致极大的变动;


3、副现象:A和B一起出现,并不代表两者之间有必然的关联,有可能是其他因素同时引发了A和B;


结合脆弱和反脆弱的特点,我们可以运用否定法消除显而易见的重大风险,而运用杠铃策略在大范围稳定的情况下,去小范围内试错,用有限的损失,换取无限的收益。


我们应该庆幸,这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让我们得以从波动中获益,所以,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尽管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千锤百炼,专业说书

你负责秒懂,我负责锤炼

带你用理工科思维看世界


首页 - 千锤百炼 的更多文章: